阿映抢走了勇利的糖果

随处可见的胜生勇利亲妈粉

【快新】等

快新第二篇文

同校设定,新一不是柯南,所以没有组织。快斗仍旧是基德,所以有组织

注意,作者语死早




  开学典礼上工藤新一看到了个打盹的人。坐在他的斜前方,俯身趴在前面同学的椅子上。背脊有弧度的起伏着,似是睡得十分舒服。

  他不紧莞尔,在校长如此声如洪钟的演讲下,还能睡的如此香甜。不知道这个同学昨天晚上干了什么呢,总之应该弄的很晚。

  结束的时候那个睡着的男生很巧的也醒了过来,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嘴里嘟嚷着怎么就结束了,才睡了几分钟。

  其实有一节课了呢。工藤新一从背后打量着他,不清楚容貌如何,但是发型倒是挺有个性,一窝乱草,还真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然后工藤新一便记住了他。


  工藤和那个男生经常出现在办公室。工藤当了个班长,平时事情多,于是也经常跑办公室。而那个男生就不同了,工藤每次看到他,都是在办公室罚站。时间一长,工藤便知道了其中的原由:这个男生上课时经常睡觉。

  于是乱发男生在工藤心中留下了十分深厚的印象,尽管这个印象是十分爱睡觉。

  后来仔细看过男生的模样后,工藤对他的印象更深了——竟是长的一模一样。

  某次放学后工藤去办公室整理试卷,发现整个办公室除了那个男生便再没有人了,大抵都是去吃晚饭了,留着那男生还在这里罚站。

  男生一脸不爽的站在办公室门口,看了许多次这个总是出入办公室的人后,鄙夷的问:“呐,那个隔壁班的好学生,你怎么和我长的一样?”

  工藤整理试卷的手一顿,嘴角弯了一点弧度。

  “问你呢,那个叫工藤什么的。”

  工藤从中找出了两张还未批改的试卷,转过身面向门口:“黑羽同学,若不是我确定自己姓工藤,不然我还真会以为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弟弟。”

   黑羽快斗看着工藤手上拿着的两张试卷,一张自己的,一张他的。 “工藤新一……你怎么就确定你比我大?”

  “侦探的直觉。”

  黑羽快斗听到“侦探”两字只觉五雷轰顶,自己班有个白马就够了,怎么隔壁班也来一个?这还怎么让人活。

  黑羽想了想觉得工藤新一这个名字挺耳熟的,再仔细一想便记起是那个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只要那个铃木老爷子给自己下战书,这家伙总会在那里,带着一脸自信的笑容准确找出自己的藏身之处。

  辛亏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长什么样。


  每天早上阳光明媚之时是黑羽快斗最喜欢的时候,这个时间趴在桌子上是最舒服的了。他也不是没想过要换一个预告时间,但是最近天气都不大好,满月总得到午夜才出现。对于身为月光下的魔术师来说,不是满月的背景不是好背景。

  于是日日忙到凌晨才回家睡觉,睡不饱便来学校睡,然后被罚站到办公室,然后又碰到工藤新一。

  自从知道这个侦探和自己长的一样后,黑羽就越发想看到他,仔仔细细的把他的脸给好好看一遍。

  以前见到他都是在夜晚,面容看不清楚。

  久而久之,便成了习惯,哪天没见到对方,都觉得今天少做了些什么事。

  有时黑羽不用罚站,他也站到办公室门口,看着夕阳撒在工藤的侧身,看他修长的手指在办公桌上有条不紊的整理。

  他觉得工藤长的挺帅的,毕竟长的和自己一样嘛。

  而工藤也对站在门口的人熟视无睹,仍旧自己整理自己的,但如果黑羽不在,他觉得他可能会有些不习惯。

  后来得知两人回家的路是同一条,于是他们从每天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的见面方式添加了一个一起回家的习惯性动作。

  黑羽渐渐的会对着工藤不厌其烦喊“新一”,而工藤则经常对着黑羽投出一种名叫“你很无聊”的眼神,然而这眼神中含着些其它情绪,工藤有察觉,却无法遏制。

  “呐,新一,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实现的愿望啊?其实我很厉害的,说不定能帮你。”黑羽一脸期待,他特别想帮新一做点什么。

  “要说特别想实现的愿望……或许是将我的那位宿敌逮捕吧。”

  “宿敌?”

  “怪盗基德。”


  班上同学觉得黑羽更加嗜睡了,开始从早自习就睡。

  然后各科老师下课后占着那十分钟让黑羽去办公室谈话。他们发现罚站也没用了。

  以前黑羽每每到办公室去都是臭着一张脸的,现在大家看到的黑羽,却是雀跃的跑进办公室。

  工藤放学时有问过他为什么总是上课睡觉,他回答说,以前是真的挺想睡,但现在是特别想去办公室。

  为什么想去办公室?

  因为每次下课都可以在办公室见到一个特别想看到的人。虽然那个人好像不大喜欢我。

  谁?

  你猜呀。

 

  工藤特别想知道黑羽想看到的人是谁。

  谁会让他那么想看到呢?

  走在回家路上每次问他回答都是“你猜呀”。然后便又是“新一新一”喊个不停。

  只是自从那天问过他的愿望后,快斗好像都有点闷闷的。

  真是越来越像个小孩子了。

 

  躺在床上工藤觉得有很久都没有看到那个怪盗了。总是在满月的零时出现的怪盗。

  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想念他呢。

  最近没有案件,生活都没有激情了……

  于是侦探不知道的是怪盗基德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发出了预告函。

  中森警部气急败坏,因为基德这次的预告函中说,不偷东西,只是来办一件事情,并特意请求铃木次郎吉来观赏。

  “混蛋基德!不管他这次到底要干什么,还是要按照以前那样戒备!”

  工藤早上起来例行浏览新闻时,首页头条便是久未出现的怪盗基德。依旧是嚣张狂妄的预告函,却特意要求铃木老爷子前来。

  看样子今晚他也非得熬夜不可了。

  白天到学校时黑羽立即找到他,笑嘻嘻的说晚上要给他一个惊喜。

  手腕一翻,竟凭空出现一朵玫瑰。

  “呐,送给你,其实我是一个魔术师的。”

  工藤的手接过那朵玫瑰时,心跳漏了几拍,却也因此想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一些他认为不好的东西,一些他觉得,最好永远都不要发生的事情。

  放学时黑羽问他:“晚上你去吗?怪盗基德预告的地点?”

  “当然。侦探与怪盗,向来是宿敌,我定会去。”工藤说话时眼神是坚定的,那种誓死要将基德逮捕到案的神情。

  黑羽听到他的话,带着期待的眼眸中染上一层看不懂的神色。

  “新一,你有喜欢的人吗?”

  “嗯?”

  “其实我挺喜欢你的。从我们第一次对话开始,你所具有的独特,你性格的沉稳,每一点我好像都特别喜欢,尽管我们的性格是如此的不相同,但我就是忍不住特别想看到你。

  “新一呢?新一对我是什么感觉?”

  工藤迟疑,许久后开口:“那种……或许并未太在意,但离开时又会心慌的感觉吧。”

  “那便是了。”

  工藤新一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他笑笑,转身离开,并不打算与工藤一起回家。

  他看到他背影的落寞,却不知为何一向开朗如他会如此。

  他想起上午的玫瑰,枝干上的刺带来的痛感从指尖传到心底。

  黑羽说他是魔术师。

  但他不会是月光下的魔术师的。

  工藤这样对自己说,但丝毫不能减轻心底的不安。他曾经注意过那背披月光的怪盗,白色的礼帽下是一些翘起的乱发。


  这是黑羽第一次没有和工藤一起走回家。夕阳染下他一个人的身影,他在思索着夜晚的月光。

  他走进家后便来到了父亲的照片前,身着黑色西装的父亲变着精彩绝伦的魔术。

  伸手轻轻抚上,黑羽喃喃:“老爸……我喜欢的人,好像很不喜欢我的另一个身份呢。”

  相框转动,带着黑羽进入照片后的世界。反转的相框逐渐停止,定格在外面的,是一身白色的西装。

  夜晚来的特别快。

  铃木老爷子果不其然的邀请了工藤一起来到基德指定的地点。工藤抬头看着那大厦,在这顶层,月光倒是很好的照耀下来。

  工藤握紧了手中的玫瑰。从家里出来时,他下意识的带上了,倒刺扎的手生疼,却是不愿意放下。

  月亮从黑云中完整的出现,满月出现在天空之上。怪盗预告的时间便是这时了。

  “都做好准备!”中森警官对着部下大喊。

  黑夜中毫无征兆的飘下一张白色的卡片,园子捡起,立刻叫出声来:“是基德大人的卡片诶!”

  “说了什么?”工藤问到。

  “说……说让新一一个人上楼顶。”园子迟疑的说出卡片上的内容,让新一上去,是要干什么?

  中森警部抢过卡片,咬牙切齿的恨恨道:“管他那么多!大家一起上去,今天非要捉到基德不可!”

  工藤站在原地,思索一番,制止了准备冲上去的警部:“不要冲动,他要我一个人上去,定有理由,贸然上去的话基德肯定会利用滑翔翼逃跑。他既然让我上去,我去便是,他不会奈我如何。”

  铃木老爷子倒是十分信任工藤,帮忙止住了警察,让他上去了。

  大厦很高,电梯上去也需要一定时间。工藤在想上去之后基德到底要干些什么,但平时的理性思维此时却不能得知之后将会发生的事情。

  今夜风大,站在楼顶上的黑羽吹的有些凉。白色的披风是深夜中最显眼的色彩,工藤一上来便锁定了他的位置。

  “哟,名侦探。你真的一个人上来了啊。”黑羽露出一贯的玩味笑容,看着还是一身校服的工藤。

  “所以你到底要干什么呢?”工藤渐渐走进,他想要看清楚怪盗的脸,但因为背光的缘故,怪盗的面容隐藏在一片黑暗中。

  “我纠结了很久才决定下来的呢,新一。”

  工藤前进的脚步停了下来。那声对他的唤是如此熟悉,今天下午他都还听过。

  黑羽见工藤停下,于是自己走进他。

  慢慢的,距离越来越近,此时已是脚尖对脚尖。

  罩着白色手套的手揽过工藤的头,此时,鼻尖对鼻尖。

  “认出我是谁了吗?新一?”

  他只是一直盯着他的眼睛,没有回答。

  “那你还记得我下午说过什么吗?我很认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然后呢?新一没任何反应吗?还是说,你一直都只觉得我们是一起放学回家的两人?”

  工藤将一直都握在手中的玫瑰举起,在他的面前,又轻轻的送开手。

  鲜红的玫瑰掉在地上,静静的躺在他们两人的脚边。

  “基德……”

  “新一,你知道我是谁的,你可以喊我的名字。”

  “基德,我想告诉你的是,我若是喜欢,也只会喜欢那个叫黑羽快斗的少年,怪盗基德……我从来只把他当对手,我并不觉得我会以一个侦探的身份喜欢一个怪盗。”

  “那你的意思是,你喜欢我,又不喜欢我?”

  “我所言是,‘我若是喜欢’。”

  黑羽闻言,满心期待后的失落感涌上心头,似是发泄一般,很重的吻上了他的唇,良久后分开,“工藤新一,我不相信你只把我当作同学。当然,我们或许真的没可能。你如此讨厌我现在这个身份,但我未寻到真相时,定是不会放弃这个身份。新一,其实那日我便猜到了,你并不会喜欢怪盗基德,但是我没猜到,你不喜欢黑羽快斗。”

  黑羽一步一步后退,最后触及边缘。

  “新一,今天晚上你也自己回家吧。”白色羽翼张开,飞鸟般的身影倒下楼顶,飞翔在夜空之中。

  工藤站在原地,他盯着地上融进黑暗的玫瑰,分明没有握住,却还是生生的疼。

 

  上学时同学们惊讶的发现黑羽不睡觉了,听课听的可认真。

  而且每次一有事情让他去办公室,都是苦着一张脸,百般的不情愿。拖着步子走过去,迈着步子跑回来。

  工藤还是每日往办公室走,没有任何不同。

  黑羽万般没料到的是作业这种东西。本想着自己不睡觉了可以不用去罚站了,却又是因为作业不合格被喊到办公室罚抄。

  放学的时候同学们都走了,老师也去吃饭了,办公室又只剩下了两个人。

  工藤批改着班上的小测试,黑羽抄着未完成的作业。

  两人无语,只听得纸张翻过时的声音。

  黑羽抄累了,放下笔活动一下手腕。

  微微偏头,又看见了那沐浴在夕阳下的少年。

  他特别喜欢这么看着新一,专注而安静。

  一时看入了迷,就那样一直偏着脑袋看着。

  许久,耐不住性子的少年终是开了口:“呐,新一。”

  “有什么事吗,黑羽同学。”

  连称呼都生疏了许多。

  “一起回家吗?”

  “你真的想要一个侦探与怪盗一起走?”

  “你并不会把我送到警局,不是吗?”

  工藤默。

  他是一个侦探,他应当把嚣张的大盗送进监狱,但他更是工藤新一,做不到,把这个送他玫瑰的少年带进警局。

  “所以呀,新一。”黑羽重新握回笔,“以工藤新一的身份,陪一下黑羽快斗吧。”

  工藤仍旧静默。只是内心中又一直有一个声音响着:“他是个怪盗,新一。就算再喜欢,也不能同他一起。”

  “新一?”

  “新一?”

  “新一……?”

  叹了一口气,黑羽的眼神暗淡。

  “那我便等找到我老爸的时候,再来与你一起。”

  工藤的心颤的厉害。

  许久过后,还是回了一句:

  “如此也好。”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