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映抢走了勇利的糖果

随处可见的胜生勇利亲妈粉

【新兰】直木参天

就,高一时写的,昨天和同学说起才记起来有这么一篇文。写的挺烂的,就放到lof上来存个档。
主cp新兰,有快→新,没有写完,也不打算再写了


我小心翼翼地灌溉,一日复一日地期待,那么费力,植成参天的乔木,岂愿见你终有一日从容赴死?
摘《昭奚旧草》乔荷语
工藤新一七岁时毛利兰送了他一棵树。
不知她从何得来。树苗虽不高但粗糙的树皮还是把她细嫩的小手扎出了血。
“呐,新一,这是送你的礼物哦!一定要好好种它!”
兰笑起来的时候明媚的很。新一看着她的笑容愣了愣,随即答应下来。
新一把那棵树苗种在了工藤宅前的草坪上。每日放学后都要来浇水,施肥,隔一两天还要松松土。
有希子很惊异于儿子竟然会对除了推理以外的事情这么用心,询问原因时死要面子的小新一也不愿说出是因为兰的缘故。
而每每毛利兰满怀期待的问新一有没有好好种树时,新一也只是撇撇嘴,“谁会去一直干那种无聊的事情啊。”
兰因此很不高兴。每次都说不要和新一玩了,但第二天还是和他一起上下学。
他们就这么吵吵闹闹着过了十年。
那棵树在工藤家的庭院里越长越高,能让新一靠在树旁读小说。
他看着自己的树一天天翠绿,也看着自己的少女一天天长大。十七八岁的少年对感情的认知是模糊的,可工藤新一却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女孩。
也只有她能让自己从推理中回过神来。

今天天有点冷,刮风下雨的,伞都撑不稳。新一想早点回家,却突然想起兰的空手道社放学还要练习。这么恶劣的天气他并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家。
于是他撑伞去了社团训练的地方。
于此时兰正准备踢飞面前的沙袋。运气,发力,腿猛的抬起,脚尖将近沙袋时,她却突然感受腿部传来一阵痛感。
疼痛使她额间冒出一丝冷汗,高抬起的腿瞬间放下,整个人跌倒在地。
“毛利学姐,怎么了?有没有伤到?”社员们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他们本以为学姐会为他们示范出完美的一踢。
兰使劲揉着自己的大腿,强笑着回应大家:“没事的,可能是因为最近运动过度腿突然抽了筋。”
待疼痛渐渐退去,她才从地上慢慢起来,刚才那一瞬间传来的痛,着实穿心。
她定了定神,皱下眉头,准备再一次尝试踢沙袋时,抬起的手却被人抓住。
“今天别练了,回去吧。”
新一的手冰冰凉凉,抓在她的手臂上,一阵刺骨。
“新一?你先坐在休息处喝口热水暖暖身子,我今天一定要完成好训练。”对空手道的热爱以及自身坚定的性格,使她坚持要留下来。
新一并未多说,只是松开了手,坐到一旁的空地上。
有高一的学妹与他对话:“工藤学长,你刚刚是没看到,毛利学姐平时的踢腿超厉害,腿所及之处都带起一阵风,今天不知怎么回事,突然疼痛,都跌坐到了地上。”
新一笑笑:“不用太担心,兰性格要强,做什么事就一定要完成,腿部的疼痛或许是因为天气骤冷,她以前也经历过。痛那一下就好了。”
小学妹一头利落的短发,新一本以为她会是个同假小子一般的人物,没想到听他这么一说后,学妹立即激动起来。
“工藤学长与毛利学姐果然是青梅竹马呢,如此了解对方!真是特别羡慕你们这样的人,有一个时时刻刻关照着自己的另一半。”
“咳咳。”新一脸红了红,别扭的撇开头,“只是小时候经常一起玩而已。”
头脑睿智清醒的侦探一提及感情方面的事就不自然了。
“你快去训练吧。嗯,谢谢你之前告诉我带我进来。”
学妹听到新一不自然的推辞,放声“哈哈哈”三声便摆摆手潇洒的走开。
新一将手中湿漉漉的伞放在一边,伸受接过社员递过来的一杯热开水。杯子上方冒着不间断的水蒸气,看着便觉温暖。
他的视线从杯子转向前方正在训练的兰身上。天气这么冷,她只穿了一件训练服,却还是能感受到她身体源源不断散发出来的热气,仿佛隔着那么远的距离都还能看清从她鼻尖滑落的汗珠。
新一不禁莞尔,她从小便认真对待每一件事,如今对学弟学妹做示范更是如此。
等到兰做完今天的训练与示范后,新一手中的水也已经变温,见她一边用袖子擦汗一边走近,于是新一便站起身,将手中的温水递给面前微微喘气的人。
“喝吧,温水。”新一拾起放在一旁的伞与两人的书包,微笑着与她说话。
兰自然的从新一手中接过他捂着许久的杯子,传到手中的温度似是不止温水的热度还加着新一手心的温度,让她很是安心,弯起眼角笑了起来。
“谢谢你啦,新一。”
“唔,快喝吧,然后回家。你应该带了伞吧,”
“诶?!”兰的嘴唇离开杯中的温水,一脸歉意,“抱歉啊新一,今天早上出来时没下雨所以就没带伞了……”

工藤新一把兰送回事务所后才回家。
打开院子大门的第一件事就是看草坪上的树,雨点一滴滴落在耷拉着的树叶上,新一眉眼柔和,抬手抚上湿润的树皮,粗糙的感觉从指尖一直传到心里,竟是说不出的温暖。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偌大的工藤宅无声无息。新一走进家门,将宅内的灯打开,去厨房随意鼓捣了些面包片,便进了自己的房间。爸妈不知道在哪个国家旅游,自己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空荡荡的房子有些可怕,但吓不到新一。
将房间门关上,他一头栽进自己柔软的床,翻身将脸朝上,拿出手机,开始浏览一天的新闻。
“这么恶劣的天气,怪盗基德晚上应该是不会出来的吧……”新一喃喃自语,手指在屏幕上滑动,停在了一新闻界面的某一处位置。
“怪盗基德放出预告函,三天后将去拿走在本市展览仅一星期的猫眼石……嗯,三天后天气好转又恰好碰上展览,应是要出来的。”
新一从床上坐起,走到窗边,看着雨水淅淅沥沥的落下,在窗户上滑下一天天印记,脑海中思索,“怪盗基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黑羽快斗正躺在床上无聊的变化着手中的魔术道具。“还要等三天,真是太无聊了啊。那个侦探应该也会烦恼着恶劣的天气才对。”
玫瑰从手指间悄然变出,他把它放在床边,起身去书桌准备自己的预告函。
“真想快点见到那个侦探。”他拾起笔,下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
“唔,我有病啊,见那侦探干什么。”他又敲敲脑袋,“收回刚刚那句话。”
“不行啊还是想见他啊!”快斗摔下手中的笔,托腮看着窗外的雨。

评论(3)

热度(4)